<nav id="m75fw"></nav>
<tbody id="m75fw"><noscript id="m75fw"></noscript></tbody>

<button id="m75fw"></button>
      1. <progress id="m75fw"></progress>
      2. <th id="m75fw"></th>
        <dd id="m75fw"><track id="m75fw"></track></dd>

        春天的泪水

        何瑞琪 2016-10-20
        春天的泪水_1000字

          事情发生得很平凡,也很普通,但我或许永远也不会

          忘记春天里的那一幕,还有那充满阳光的泪水。

          我喜欢体育,但也有畏惧的项目——八百米和定时跑。八百米路途遥远,跑到一半便力不从心;定时跑规定的时间内不能慢跑,必须一股牛劲儿的猛冲。跑下来双腿打了结儿似的摇晃。但这两个项目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累死人不偿命!

          不料,上午第四节课传来消息——下午的兴趣活动要跑八百米!

          我的心中顿时如晴天霹雳,把我吓得一愣一愣的。坐在座位上,心中寻思着如何逃避八百米的“魔爪”:谎称肚子痛?老土;脚不小心崴了?更老土;干脆不去?似乎有点不礼貌;赖在地上不跑?我好像不具备这样的泼辣性格……时间流逝飞快,没等我想好逃避的方法,兴趣活动的时间到了。心中涌出一点酸疼,是苦?是甜?谁能说的清?

          怎么办?就说肚子疼吧,老土就老土,是死是活拼一拼!我忐忑不安的走向操场。谁知,一到操场,一大群女生就围着老师说自己肚子痛,不能跑步之类的,但老师一挥手:每人必跑!唉,这下的战死操场了!尽其所能吧!

          “呼——”一声尖锐的口哨声划破宁静的天空,我们脱缰野马般奔跑出去。但过了一会儿都慢了下来。谁都知道,八百米是长跑,而长跑讲求的是耐力、速度和爆发。只听和煦春风在我耳边亲昵的说着悄悄话,如慈母般亲吻我的额头,阳光懒散的洒在我身上,十分舒服,感受到了春的抚爱,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冲过两圈,我兴致高昂,努力向前冲,鞋带掉了也不顾拴好,任由它们像两个小辫子一样一前一后的摇摆、晃动。渐渐的,所有同学的速度都慢了下来。我的小腿像灌了铅一样,很沉重,也很酸疼。800米,似乎很长,永远也跑不完。大约跑到600米时,嗓子在冒烟,嘴似乎干涸,身体想飘起来,却被沉重的腿硬生生的拽在地上。两条腿机械的一前一后,星星点点的阳光刺得眼睛生疼。

          不跑,行吗?不行!心又是点点的疼,一颗倔强的泪在眼眶酝酿。

          大约跑到了700米,同学们开始冲刺,我也不例外。不管怎样,也要把这一百米跑完!信念鼓舞着我,理想推动着我,树叶沙沙作响,仿佛为我呐喊、加油。我紧闭双眼,咬紧牙关,迈着坚定的步伐,做最后的冲刺。成功、辛酸,渐渐涌上心房。

          70……50……20……5……

          最终冲破终点!

          冲破终点时,我是闭着双眼的,谁也不知道,眼中含着泪。那不是悲,不是痛,那是喜,那是欢!

          春天是个迷人的季节,赠与人欢乐,与春相约,得到的不仅仅是欢乐,更是成功!永远也忘不了耕耘春的故事,更忘不了春天里包含阳光与成功的那一滴泪……

        我落泪的枕边是否触动你的心_1000字

          我们一直羡慕相伴相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古人那种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的那份美好。

          昨夜我睡的是那么熟,那么沉。因为我梦见了两个傻子的爱情,是那么的凄然泪下,醒来,竟发现熟睡的枕边,以被淋湿了一大片。

          他们没有尊贵华丽的外表,没有权倾天下的家族。有的只是三岁儿童的智商,他们没有名字,街人只是以傻子相称。没有安稳的住所,没有自给自足的能力。有的只是相携相伴的守护。有的只是落魄街头的乞讨,就这样他们依然过的是那么满足,因为习惯了彼此的陪伴,习惯了彼此的怀抱,所以他们形影不离。

          可是这一阵的乞讨生活非常艰难,很多天什么东西都要不到,再加上最近一段时间暴雨倾盆,女傻子到半夜突发高烧,男傻子背着她,顶着雨四处求医,但没有哪座门曾为他们打开过,他们摔倒了许多次,艰难的爬起,使他们筋疲力尽。

          突然看到一个垃圾桶,他把垃圾倒出,翻了半天,最终发现了一块发了霉的面包,欣喜的想要让她吃下,可是她却说,你吃吧,我不饿,我害怕是过不了今晚了,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他紧紧的抱住她说:不会的,不会的。我们都会活下来的,还有许多我们没有走过的地方呢!你不会丢下我的。他们哭了半天,最终决定一人一半。女傻子知道自己命在旦夕,于是假装吃的姿势,把面包藏在了袖口。可能是他太过于劳累,吃完就睡下了,她一直都在注视着他的脸庞,听着他的鼾声,不知道这么注视了多久。凌晨十分,天刚刚开始放亮,他被雨水淋醒,低头看看怀里的她睡的是那么安详,寻思看看退烧了没有,却发现没有了呼吸。他大声哭泣,又说;我知道你很累了,好好睡一觉吧,明天我去给你要好吃的。当他用手去握她的手时,发现了那块面包,并且袖口边,还有歪歪斜斜的几行简单的字,全世界我什么都可以不要,但我不能没有你,原谅我的欺骗,我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

          他看完了抱着她到清晨,他眼里的泪水从未间断过,想着他们曾经的美好,曾经要彼此陪伴去不同的地方。但是这次他却驻足了,驻足在这个最后属于他们的地方。不知道怎么弄了一把破锹,把她给入葬了,于是他每天休息的地方变成了她的墓地。他为她一直活的很好,直到岁月沧桑了白发,最终他死在了她的坟边。

          我记不起何时落泪,落了多久。但淋湿的枕头似乎都被浸透了,我们虽然没有那样的遭遇,也不奢求时时刻刻陪伴的幸福,但那份真情却是我们一直向往的。哪怕短暂的见面,短暂的陪伴也是幸福的。我们携手相随,一起看樱花满天,一起看夕阳西下。落日的尽头还是那两个相随的身影同时消逝了,但总还会在别人的梦中出现。不知道我落泪的枕边是否可以触动你的心。

        泪水与笑容_1000字

          午后慵懒的阳光照射在校园里,本应安静的操场上现在却是人声鼎沸,拔河的同学们和加油的拉拉队员们活力四射,构成一幅团结奋进的画作。我正在远处欣赏着这幅图画,却不禁回想起前天我们以0:2惨败给六班的情景,一种“悲凉”的心境油然而生。

          其实这不是正式比赛,我心里这样自我安慰着,可某些人则没有这么乐观。赛后,班里的气氛明显不同以往,听不到有人说话,沉默中隐藏着失败的落寞。体委的脸色尤其不对,一看便知,比赛的失利对她来说是沉重的打击。不一会,她竟然趴在了课桌上,肩膀抽动着。同学们开始窃窃私语,彼此之间的议论中不免也有些埋怨的话语。

          “……我们难道就不能再努力些吗?你们就没有一点集体荣誉感吗?……”体委猛地站起来,伴随着哽咽,我们只能勉强听到了这两句。班里再次鸦雀无声,大家都有些愕然,但又好像都在思考些什么……

          “下面请五班、六班的同学做准备。”洪亮的声音传遍操场的每一处角落,也把我的思绪拉回到现实中。“记住,我们要先发制人,大家注意力一定要高度集中。哨声一响,我们就马上用力。胳膊一定要夹住绳子,听口号一块使劲!我们要在这次真正的比赛中打败他们!”体委在做最后的动员。我看到身边的同学们脸上坚定的表情,一股豪情在潜滋暗长。六班同学们也许还沉浸在前天胜利的喜悦中,得意忘形,而我们则已决定背水一战,拼死一搏。

          一声长啸的哨声,双方的队员们像撒了手的四驱赛车分别向两个不同的方向倾斜。拉拉队员们的呼喊和口号声震耳欲聋,绳子中央的红布左右摇摆着,不愿意轻易地倒向任何一方。红布的两边,拉拉队员加油的手臂一次次挥下,红布一次次摇摆不定,绷直的绳子还处于拉锯的状态中。我的重心稳稳地落在脚上,上半身尽量向后倾斜着,胳膊紧紧地夹住绳子,形成一个标准的“Z”字。我闭着眼睛,能感受到风从我脸上吹过,心里默默地念着:一步、两步、再退一步。此刻的五班已经成为了一个真正的集体,我们团结一心、重心下移,拼尽全力,胜利的天平终于向我们倾斜……

          僵局终于被打破了,六班同学们脸上的笑容已经渐渐僵硬了,取而代之的是紧张、惊慌的表情,我们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最后一次用力来巩固胜利的成果。哨声再一次响起宣告了我们的胜利。同学们欢呼着,拥抱着,无以伦比的喜悦之情把我们彻底淹没了。

          昔日的泪水此刻已经变成了灿烂的笑容。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我们是不怕失败的五班,我们是永不言败的五班。我们用最终的胜利印证了我们的实力,扞卫了我们的荣誉。

        天使的眼泪_1000字

        天空郁蓝着,在彩虹的天堂酝酿着雨,酝酿着温柔。雨后的天空清新明亮,氤氲的水汽,透着淡淡的清凉,沁人心脾。恰才摇曳的香樟兀立着,任凭一滴滴晶莹剔透的雨珠从茵绿的树叶间滑落。然后洗刷树干茁壮的躯体,才发觉,被雨水渐染的树叶,绿得忧伤,如一个满心哀怨的伊人。

           想起了千年前的巴山,千年前的秋池,还有千年前的诗人,只是秋夜依旧,不见了的是千年前淳淳的思念。又有谁会在这秋雨绵绵的夜晚,想着一个人,念这一个人,梦着他们话一夜夜话的温柔。窗外夜雨淅沥,只是不见了诗人,不见了伊人,只剩绵延了千年的忧伤。

           历经炙热的酷夏,一场凉爽秋雨的温润,便是上天莫大的馈赠。只是,在这场雨的淅沥间,原野的萧瑟,落叶的纷飞,裸露无遗。刚刚消逝的繁复,不经意见遗落的痕迹,让人察觉出,貌似巨大的幸福压抑着巨大的悲伤

           一地凄芜,满城荒烟。我不敢想象,在秋天,树叶还未来得及枯黄,便飘零一地。对于历经繁华的生命来说,这是怎样一种残忍。

           而这样的宿命,恰恰又是生命最淳朴的皈依,在雨的滋润下,回归最初的那份安宁,归于尘土,归于雨露。

           我庆幸自己出生在烟雨朦胧的江南,生命中不乏雨的痕迹。记忆中,江南的雨是很细很细的,下的若针尖般,落在肌肤间既疼痛,又不免让人欢喜。而这天使的眼泪,落了一地的,是幸福,还是忧伤?

           当生命在这一地烟雨中归于宁静,归于永恒,该欢欣,眼前的天空瞬间变得明亮了,不再阴郁寂寥,反而是那么的辽阔旷远。或许这便是生命昂扬的姿态,游移的云彩,给人的感觉不再是阴霾。

           “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深沉的思念,在遥远的年代,演绎着别样的痴情。而爱情,看似亘古永恒,不过一场游戏,却让人心无怨尤的沉溺。

           伊人香消玉损,我不敢妄自揣测,千年前的诗人,该如何安慰自己,死亡不过另一种重生,躯体是有重量的,也早已消逝无痕,而灵魂却是轻的,幻化成天使,在天堂里,他依旧会微笑,会欣慰,也会泪流,在尘世,仍旧有一个男子,会万般深情的为她写下悼亡的诗篇,然后她和那些诗便永远的活在了诗人的心中。

           我想今生会不会有一个伊人,在小巷撑着油纸伞。悠长的彷徨着为我守候,那哀怨的身影,令人怜惜。而这世间不乏痴情的男子,缺的只是那一瞬间,如何让我遇见你,在我最美的时刻。

           多希望,在每个转身的路口,都有一个熟悉的为我守候。即使这相遇那么短暂,那么仓促。哪怕是刹那间的目光交错,便该令彼此幸福得不知所措。毕竟,这一切,不为彼岸,只为海。而有些东西总是要经由丧失来抵达永恒的,譬如爱情,譬如生命。

           我眠着风,听着雨,便感觉到触及肌肤的温柔,窗外的夜雨如初,天使的眼泪。落在何处,又落在谁的心里?

        初一:冬的温度

        脸上淌下的是泪水还是雨水_200字

          突然间觉得自己好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自己傻,谁能给我答案呢?我想没有人懂我的心,也没有人能给我想要答案……

          感觉世界上的东西都不重要了,我不想和别人为一件东西争的鱼死网破;我不想长大;也不想进入大人的世界。可是随着年龄的成长我不得不陷入的世界。

          在静静的夜里,有一个黑影只听那个黑影在哭泣,那个黑影是谁原来是——我。夜深人静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入睡的时候我就会在夜里默默地哭泣没有人知道我的痛苦。每当夜深人静时候我的心会哭泣,会非常的痛苦。为什么?我是怎么了我为什么会在没有人的地方哭泣?

          突然下起了雨我抬起头望着天空然后我不慌不忙的闭上眼睛不知道脸上淌下的是泪水还是雨水……

        我在乎你们的汗水和泪水_500字

          泪水与汗水,没有露珠般的晶莹剔透,更没有金子般闪烁的光,而我却深深在乎着,在乎着比露珠、金子更美,更真实的爱。

          我在乎你的汗水与泪水,妈妈。我在乎你夏日停电夜晚那如黄豆粒般的汗珠,你轻轻摇着扇,躺在我身旁。你只把那清泉般的凉风扇给我,让我安睡。当清晨一缕阳光射入时,我看出你额头上淌出汗水,我的心微微一颤,妈妈,我在乎你在无人时悄悄落下的泪,如小刀般刺痛我的心,是我的叛逆深深伤害了你,是我的无知刺痛你的心,而您以为我不在乎,不!在我心底你的泪水与汗水被珍藏着!

          我在乎你的泪水与汗水,老师。我在乎你在夜深人静时留下的汗水。为了提高我们的成绩,你亲自上网找习题,强忍着惺忪睡意,强忍着闷热的天气,一道一道,仔仔细细,用心挑选,任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老师,我在乎你那无奈的汗水,一点一滴,打痛了我的心。早上,你一来到课室,看见有的同学趴着,有的同学忙着抄作业,有的同学聊天。你鼻子一酸,泪就流了。我看见了你滴滴泪珠,心里像地震了一般,震碎了昔日懒散与调皮,还有那对考试无所谓的态度。因为我在乎,你最美的汗水与泪水是对我们关爱与鞭策。

          现在,我们即将走上中考的战场,挥洒汗水也有辛酸的泪,但因为我们在乎。老师、父母,你们的汗水与泪水,我们会披荆斩棘,不会辜负你的心意,一路向前!勇往直前!

          泪水与汗水,也许渺小,但我却在乎,它们像天空中的繁星一样点亮了我的人生!

          
        下一篇:我的幸福童年 上一篇:我学会了生存
        大发pk10app

        <nav id="m75fw"></nav>
        <tbody id="m75fw"><noscript id="m75fw"></noscript></tbody>

        <button id="m75fw"></button>
            1. <progress id="m75fw"></progress>
            2. <th id="m75fw"></th>
              <dd id="m75fw"><track id="m75fw"></track></dd>
              文昌 | 兴化 | 甘南 | 瑞安 | 七台河 | 甘肃兰州 | 莱芜 | 曲靖 | 济南 | 迪庆 | 亳州 | 河南郑州 | 琼中 | 宜都 | 嘉峪关 | 松原 | 枣庄 | 武威 | 平顶山 | 吐鲁番 | 南充 | 运城 | 姜堰 | 甘南 | 九江 | 随州 | 大庆 | 项城 | 广西南宁 | 沛县 | 沧州 | 沭阳 | 邳州 | 温岭 | 三沙 | 吐鲁番 | 章丘 | 莱州 | 大连 | 曲靖 | 阿拉尔 | 铜陵 | 宝应县 | 台北 | 海南海口 | 琼海 | 琼中 | 如东 | 呼伦贝尔 | 招远 | 顺德 | 平凉 | 安庆 | 钦州 | 大连 | 汉中 | 葫芦岛 | 赵县 | 鄢陵 | 沛县 | 永州 | 兴化 | 鹤壁 | 绵阳 | 云南昆明 | 青海西宁 | 阜阳 | 灵宝 | 绥化 | 承德 | 和田 | 澳门澳门 | 平顶山 | 红河 | 伊春 | 昌吉 | 象山 | 明港 | 赣州 | 台湾台湾 | 泗洪 | 石狮 | 枣庄 | 永新 | 仁怀 | 徐州 | 图木舒克 | 汕头 | 鹤壁 | 云南昆明 | 威海 | 义乌 | 永康 | 江西南昌 | 肇庆 | 天门 | 阳春 | 黔东南 | 绵阳 | 辽阳 | 淮安 | 武安 | 郴州 | 淮北 | 大庆 | 余姚 | 姜堰 | 六安 | 改则 | 白银 | 海丰 | 石河子 | 阿拉尔 | 济宁 | 泰州 | 邢台 | 台湾台湾 | 永州 | 蚌埠 | 北海 | 包头 | 娄底 | 安岳 | 淮南 | 晋城 | 泗阳 | 黔东南 | 东营 | 七台河 | 阿拉善盟 | 海南海口 | 遵义 | 永康 | 库尔勒 | 铁岭 | 禹州 | 呼伦贝尔 | 建湖 | 铁岭 | 江苏苏州 | 凉山 | 甘肃兰州 | 岳阳 | 博罗 | 定安 | 垦利 | 绵阳 | 淄博 | 黄南 | 宝应县 | 攀枝花 | 蓬莱 | 郴州 | 长治 | 厦门 | 云浮 | 汉中 | 平顶山 | 楚雄 | 克拉玛依 | 眉山 | 渭南 | 大连 | 邳州 | 河池 | 漯河 | 宜春 | 漳州 | 莱芜 | 阿拉善盟 | 灵宝 | 明港 | 赣州 | 如东 | 滨州 | 威海 | 包头 | 长兴 | 靖江 | 琼海 | 镇江 | 大庆 | 龙岩 | 红河 | 四平 | 临沧 | 安庆 | 昌吉 | 荆门 | 邵阳 | 苍南 | 儋州 | 连云港 | 晋中 | 章丘 | 黑龙江哈尔滨 | 三亚 | 来宾 | 白沙 | 嘉善 | 青海西宁 | 长垣 | 洛阳 | 日喀则 | 淮安 | 灌云 | 三门峡 | 阿拉尔 | 徐州 | 清徐 | 宜宾 | 保定 | 龙岩 | 寿光 | 咸宁 | 南阳 | 菏泽 | 阿拉尔 | 溧阳 | 运城 | 温州 | 驻马店 | 哈密 | 阿坝 | 平凉 | 滨州 | 迪庆 | 广安 | 梅州 | 海丰 | 吐鲁番 | 余姚 | 日照 | 贵港 | 阿拉尔 | 白沙 | 桐乡 | 聊城 | 寿光 | 威海 | 乐平 | 淄博 | 石河子 | 晋城 | 自贡 | 和县 | 库尔勒 | 吉林长春 | 山南 | 神木 | 湖北武汉 | 石河子 | 漳州 | 上饶 | 宁夏银川 | 云浮 | 赵县 | 德清 | 信阳 | 武安 | 亳州 | 灌南 | 雄安新区 | 喀什 | 百色 | 张掖 | 武夷山 | 安阳 | 泗阳 | 江门 | 克孜勒苏 | 莱州 | 黄南 | 山南 | 承德 | 阿坝 | 马鞍山 | 诸暨 | 中山 | 南充 | 邢台 | 海拉尔 | 日喀则 | 咸阳 | 仙桃 | 东营 | 嘉峪关 | 铁岭 | 沭阳 | 甘孜 | 张掖 | 玉树 | 海安 | 黄石 | 文山 | 锡林郭勒 | 临汾 | 阿里 | 锦州 | 瓦房店 | 余姚 | 宜宾 | 吐鲁番 | 海南 | 万宁 | 三门峡 | 三门峡 | 黄山 | 六盘水 | 菏泽 | 五家渠 | 临汾 | 伊犁 | 莱芜 | 滨州 | 燕郊 | 肇庆 | 常州 | 天水 | 瑞安 | 晋城 | 宜昌 | 寿光 | 阳泉 | 日照 | 寿光 | 恩施 | 赵县 | 岳阳 | 三亚 | 周口 | 兴安盟 | 大理 | 宁夏银川 | 伊犁 | 青州 | 乌兰察布 | 张掖 | 甘南 | 赵县 | 燕郊 | 巴中 | 忻州 | 余姚 | 象山 | 淮安 | 鄂州 | 东莞 | 醴陵 | 台北 | 安岳 | 灌云 | 丹东 | 桂林 | 张掖 | 黑龙江哈尔滨 | 濮阳 | 灌云 | 茂名 | 开封 | 商洛 | 招远 | 任丘 | 衢州 | 娄底 | 宜宾 | 吐鲁番 | 亳州 | 邹平 | 泸州 | 晋江 | 徐州 | 安岳 | 鹤壁 | 娄底 | 玉溪 | 三门峡 | 甘南 | 孝感 | 景德镇 | 汕尾 | 北海 | 海宁 | 常德 | 延边 | 柳州 | 琼海 | 铜陵 | 通化 | 铜仁 | 金华 | 阿勒泰 | 阿勒泰 | 涿州 | 牡丹江 | 永州 | 镇江 | 神农架 | 启东 | 曹县 | 海丰 | 乐清 | 德宏 | 桓台 | 吴忠 | 灵宝 | 徐州 | 台中 | 莆田 | 漯河 | 西双版纳 | 吴忠 | 崇左 | 郴州 | 七台河 | 日喀则 | 云南昆明 | 黄冈 | 楚雄 | 和田 | 盐城 | 台州 | 乐平 | 吐鲁番 | 汝州 | 辽源 | 鹤壁 | 鹰潭 | 东营 | 南京 | 莆田 | 舟山 | 九江 | 江门 | 肇庆 | 塔城 | 朝阳 | 菏泽 | 贺州 | 自贡 | 本溪 | 焦作 | 抚顺 | 石狮 | 定西 | 乌兰察布 | 安徽合肥 | 招远 | 公主岭 | 浙江杭州 | 长兴 | 温州 | 牡丹江 | 博尔塔拉 | 保山 | 盘锦 | 张家界 | 洛阳 | 库尔勒 | 乌兰察布 | 南京 | 南平 | 德阳 | 东营 | 齐齐哈尔 | 抚州 | 湘西 | 昌吉 | 海宁 | 桐城 | 锡林郭勒 | 六盘水 | 嘉峪关 | 湖南长沙 | 葫芦岛 | 桓台 | 海安 | 盘锦 | 漳州 | 定安 | 南平 | 姜堰 | 玉树 | 白城 | 莱州 | 定安 | 石河子 | 鹤岗 | 抚顺 | 乐清 | 温州 | 锦州 | 南京 | 襄阳 | 岳阳 | 株洲 | 慈溪 | 大兴安岭 | 南京 | 钦州 | 天门 | 乌兰察布 | 图木舒克 | 承德 | 天水 | 中卫 | 淮南 | 阿勒泰 | 平凉 | 阿拉善盟 | 大连 | 新余 | 衢州 | 台山 | 烟台 | 章丘 | 馆陶 | 盐城 | 河南郑州 | 漯河 | 襄阳 | 鹰潭 | 莱芜 | 肥城 | 福建福州 | 澳门澳门 | 枣庄 | 库尔勒 | 荆州 | 泉州 | 滕州 | 甘南 | 开封 | 昌都 | 阿坝 | 徐州 | 承德 | 余姚 | 驻马店 | 宜春 | 文山 | 云南昆明 | 燕郊 | 安吉 | 屯昌 | 十堰 | 怀化 | 哈密 | 丹东 | 张家界 | 常州 | 儋州 | 包头 | 定安 | 乌兰察布 | 白沙 | 莆田 | 河源 | 任丘 | 章丘 | 广汉 | 镇江 | 宜昌 | 滕州 | 文昌 | 桓台 | 宜都 | 基隆 | 惠州 | 清徐 | 那曲 | 赣州 | 榆林 | 曲靖 | 呼伦贝尔 | 东海 | 佳木斯 | 汝州 | 高雄 | 咸宁 | 楚雄 | 乌兰察布 | 大同 | 酒泉 | 菏泽 | 保山 | 海宁 | 甘南 | 丽水 | 简阳 | 霍邱 | 宁波 | 保亭 | 鸡西 | 新泰 | 桐乡 | 宁波 | 文昌 | 长垣 | 德州 | 阿里 | 襄阳 | 博尔塔拉 | 顺德 | 景德镇 | 张掖 | 宣城 | 黑龙江哈尔滨 | 玉树 | 果洛 | 鹤壁 | 宜宾 | 日土 | 广元 | 图木舒克 | 和田 | 安康 | 株洲 | 内江 | 乌海 | 霍邱 | 临猗 | 开封 | 桓台 | 西藏拉萨 | 鹤壁 | 神木 | 湖州 | 莆田 | 果洛 | 五指山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白城 | 达州 | 朔州 | 招远 | 日喀则 | 葫芦岛 | 遵义 | 济宁 | 朝阳 | 阳江 | 武安 | 柳州 | 金坛 | 宿州 | 广元 | 三河 | 吉林长春 | 连云港 | 临汾 | 黑龙江哈尔滨 | 义乌 | 白沙 | 龙岩 | 桐城 | 广州 | 厦门 | 神农架 | 常德 | 东台 | 山西太原 | 商丘 | 蚌埠 | 伊犁 | 恩施 | 大连 | 朝阳 | 保定 | 乌兰察布 | 渭南 | 亳州 | 商洛 | 东阳 | 池州 | 姜堰 | 唐山 | 蚌埠 | 馆陶 | 宜昌 | 简阳 | 巴彦淖尔市 | 哈密 | 鄢陵 | 伊犁 | 台山 | 馆陶 | 福建福州 | 东营 | 杞县 | 莒县 | 嘉峪关 | 高密 | 铁岭 | 灌云 | 琼海 | 改则 | 秦皇岛 | 图木舒克 | 玉环 | 济南 | 清徐 | 滕州 | 清远 | 晋中 | 株洲 | 巴中 | 靖江 | 江西南昌 | 莱州 | 雅安 | 咸阳 | 楚雄 | 乌兰察布 | 云南昆明 | 西藏拉萨 | 徐州 | 眉山 | 乐清 | 霍邱 | 安庆 | 海南海口 | 周口 | 昌都 | 海安 | 大连 | 宜春 | 泸州 | 广汉 | 日喀则 | 阳春 | 沧州 | 大连 | 洛阳 | 遂宁 | 怒江 | 山东青岛 | 石狮 | 诸城 | 大庆 | 徐州 | 眉山 | 巴中 | 临汾 | 双鸭山 | 大同 | 绍兴 | 荆州 | 襄阳 | 福建福州 | 中卫 | 保定 | 枣阳 | 晋江 | 恩施 | 赣州 | 安徽合肥 | 株洲 | 永州 | 焦作 | 淄博 | 西双版纳 | 衡阳 | 明港 | 梅州 | 伊春 | 巴彦淖尔市 | 安吉 | 琼中 | 张家界 | 滨州 | 辽源 | 邯郸 | 鞍山 | 白城 | 葫芦岛 | 榆林 | 荆州 | 清远 | 海西 | 偃师 | 江苏苏州 | 天门 | 铁岭 | 汝州 | 中山 | 安吉 | 湘潭 | 遂宁 | 梅州 | 鹰潭 | 台南 | 郴州 | 湖州 | 如东 | 邢台 | 锡林郭勒 | 三河 | 娄底 | 怒江 | 桂林 | 淮南 | 宣城 | 威海 | 朝阳 | 通化 | 枣阳 | 南充 | 台湾台湾 | 霍邱 | 果洛 | 定安 | 辽阳 | 株洲 | 陕西西安 | 莱州 | 朔州 | 大兴安岭 | 海南 | 常德 | 淮南 | 汉中 | 商丘 | 嘉兴 | 邢台 | 唐山 | 佛山 | 白城 | 厦门 | 阜阳 | 柳州 | 铜陵 | 周口 | 清远 | 红河 | 武夷山 | 醴陵 | 阿拉尔 | 滨州 | 余姚 | 湛江 | 如皋 | 台湾台湾 | 恩施 | 达州 | 单县 | 无锡 | 福建福州 | 南充 | 辽源 | 灌南 | 漯河 | 单县 | 阿拉尔 | 保定 | 海拉尔 | 六安 | 防城港 | 改则 | 咸阳 | 巴彦淖尔市 | 白沙 | 仁怀 | 大庆 | 高密 | 玉环 | 广州 | 石河子 | 孝感 | 台南 | 金坛 | 绥化 | 灵宝 | 河池 | 宝应县 | 咸宁 | 白银 | 龙岩 | 白山 | 台南 | 龙岩 | 钦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保山 | 鄂尔多斯 | 龙口 | 新余 | 龙口 | 黔南 | 灌南 | 顺德 | 蚌埠 | 大连 | 南充 | 日照 | 盘锦 | 阿克苏 | 临沂 | 运城 | 丽江 | 靖江 | 甘南 | 中卫 | 武夷山 | 宁国 | 娄底 | 乌兰察布 | 山南 | 怀化 | 聊城 | 鹤壁 | 丽江 | 中山 | 盘锦 | 安庆 | 江门 | 绵阳 | 台山 | 文山 | 大兴安岭 | 保定 | 衡水 | 德州 | 公主岭 | 德宏 | 金昌 | 本溪 | 阳江 | 铜仁 | 垦利 | 昌吉 | 垦利 | 日土 | 安徽合肥 | 遵义 | 宁德 | 泰州 | 攀枝花 | 本溪 | 伊春 | 马鞍山 | 安徽合肥 | 晋中 | 资阳 | 任丘 | 禹州 | 库尔勒 | 宜都 | 承德 | 霍邱 | 淮南 | 乌兰察布 | 滕州 | 咸阳 | 漳州 | 雅安 | 七台河 | 象山 | 海东 | 阿拉尔 | 高密 | 大连 | 泸州 | 漯河 | 绥化 | 黑龙江哈尔滨 | 萍乡 | 江西南昌 | 湘西 | 保定 | 龙口 | 遵义 | 五家渠 | 柳州 | 山西太原 | 阿坝 | 眉山 | 伊春 | 温岭 | 赤峰 | 青海西宁 | 遵义 | 吉林长春 | 安庆 | 葫芦岛 | 亳州 | 盐城 | 淄博 | 巴音郭楞 | 乌兰察布 | 常州 | 蓬莱 | 辽源 | 邯郸 | 忻州 | 澄迈 | 三门峡 | 蓬莱 | 海西 | 东海 | 巴彦淖尔市 | 邯郸 | 衡阳 | 白城 | 吉林长春 | 单县 | 改则 | 厦门 | 怒江 | 濮阳 | 周口 | 包头 | 甘南 | 台湾台湾 | 扬州 | 朝阳 | 阿勒泰 | 黄石 | 仁寿 | 吕梁 | 沭阳 | 铜仁 | 项城 | 芜湖 | 深圳 | 娄底 | 济南 | 肇庆 | 咸宁 | 咸阳 | 黄冈 | 清远 | 毕节 | 灌南 | 灵宝 | 衡水 | 仁怀 | 新疆乌鲁木齐 | 广元 | 武威 | 台中 | 鄂州 | 喀什 | 阿勒泰 | 芜湖 | 常州 | 盐城 | 寿光 | 兴安盟 | 济宁 | 濮阳 | 玉环 | 张北 | 德宏 | 长治 | 济南 | 克孜勒苏 | 遵义 | 威海 | 三门峡 | 巴彦淖尔市 | 仁寿 | 偃师 | 泰兴 | 抚州 | 东方 | 台南 | 烟台 | 黄冈 | 大庆 | 滕州 | 迁安市 | 鹰潭 | 商洛 | 德阳 | 宜都 | 燕郊 | 吐鲁番 | 泗阳 | 邹平 |